我绝不罕有,往街里绕过一周,我便化乌有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废人废语在夜里翻墙

特别害怕宏大叙事,既怕没看出它的危险,还怕对它潜滋暗长束手无策。
越发有点深情恐惧症,自己本来是不治型矫情癌,擅长在脑内大包大揽的自苦,但现在又很抗拒抱着一点念头同归于尽的玩法。
还很烦“人间不值得”、“众生皆苦,你是草莓味”,没人比我真情实感地存在无意义了,但这种话说多了完全只有取巧的无聊。
当我是真的,我也认真地保证过了。
在大生大死面前又不是了,没什么不可以搁下。
消费苦难,消费盛景,消费集体,消费记忆,在这个冬天都觉得格外不合时宜。
外部世界的收缩与坍塌不会停止,也因此我无法相信二零一八会比这一年更好。
不要用虚幻的希望消解弱化人感知黑暗的本能。
不要给群体性血泪打上美化柔光,让忏悔反思显得轻飘飘。
不...

瞎说来着

他不自苦,不跟自己死磕,得不到就算了,被伤害了想开点,从不让别人看不到的那部分自己中冷枪。他还飘着是因为不想定下来,你信不信等到了那一天,最后他找了谁其实都差不多。他是真没有野心,能抓住的自然会抓,热闹也要认可也要排场也要面子里子都要,但没特别想去突破什么砸碎什么阻挡什么。大环境好不好的,就那么回事儿,他没因此吃太多苦,反而老天有眼活得还行,没饿死不愁生,新不新世界的,先让其他觉着紧迫的人去折腾。他当然原谅过,也给过巴掌,就算翻墙也没翻出心里的框。他对这些很得意,平平淡淡的骄傲,“我过来了,过得还行,明天可能还更好点”这种。


他实在无比适合这世道,他有本事让自己舒服,自成一套,逻辑自洽,...

© Caligul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