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绝不罕有,往街里绕过一周,我便化乌有。

瞎说来着

他不自苦,不跟自己死磕,得不到就算了,被伤害了想开点,从不让别人看不到的那部分自己中冷枪。他还飘着是因为不想定下来,你信不信等到了那一天,最后他找了谁其实都差不多。他是真没有野心,能抓住的自然会抓,热闹也要认可也要排场也要面子里子都要,但没特别想去突破什么砸碎什么阻挡什么。大环境好不好的,就那么回事儿,他没因此吃太多苦,反而老天有眼活得还行,没饿死不愁生,新不新世界的,先让其他觉着紧迫的人去折腾。他当然原谅过,也给过巴掌,就算翻墙也没翻出心里的框。他对这些很得意,平平淡淡的骄傲,“我过来了,过得还行,明天可能还更好点”这种。


他实在无比适合这世道,他有本事让自己舒服,自成一套,逻辑自洽,里里外外的舒服。


他特坦然地承认了命运里平铺直叙的那种运势走向,这种平铺直叙是他期望的观感,为此他努力争取过,现在他正接受着创造出的成果,他还打算接着和这个平铺直叙把关系处下去。


懒得思考的时候,大多数人说什么就是了,他认定了的那就不必讨论了,以后修正也是自己悄悄的。


他也会一朝被蛇咬心有余悸吗?有时候他表现出来了,有时候他深深地换口气,自己克服掉了谁也不知道。


他对我这种要死要活的共情脑体质没什么兴趣。


他没那么深情。对一切。对物我。灵魂可以等于皮囊。



评论

© Caligula | Powered by LOFTER